栏目导航

新闻中心

 

陈云的读书学习生活
发表时间:2021-09-10
2017-06-28         

  陈云的读书学习生涯

  陈云出生清苦农夫家庭,2岁丧父,4岁丧母,从小由舅父抚育长大。因为家景清贫,只读过小学。但能够成为党和国家的出色领导人,与陈云终身器重学习,谨严治学密不可分。陈云在长期的革命、建设、改造的实践中,坚持不懈地勤奋、刻苦读书,终身坚持向书本学习、向理论学习、向实践学习,具备很高的思想理论水温和解决问题才能,成为巨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出色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首创者和奠基人之一。

  (一)

  陈云治学,强调学习的自动性、自发性。他一生谦逊、低调,称自己是“小学生”。在履历表上,文明水平这一栏,始终填写“小学”,坚持毕生耐劳学习。他常说,“像我们这样没有什么底子,各种常识都很缺少的人,要老诚实实做小学生”。并且形象地把挤时间自学比方为进“长期大学”,说学成之后就是头号的“博士”。

  陈云自幼学习刻苦用功。8岁时被舅父送到镇上的私塾接收启蒙教导。1年后,陈云进入位于练塘城隍庙的贻善公民学校学习。陈云初小毕业后,表弟出世,舅母的风湿病又日益重大,舅父自己既要照料家庭,又要操持酒店生意,家景变得更加艰苦。懂事的陈云只能默默离别了盼望继承读书的学校,回家充任小伙计。每天,他总是背着表弟接待客人,抽空拿出旧课本复习学过的作业。半年后,在舅母一位亲戚的赞助下,陈云又踏上了求学的途径,到青浦县立乙种贸易学校学习簿记。陈云天资聪明,加上勤学苦练,在很短时间里就把握了珠算,还初步学会记账。惋惜仅仅一个多月后,舅母亲戚家里发生变故,陈云不得不再次辍学回家。后来,在章练塘公立颜安国民小学杜衡伯校长的保荐下,免费去高小班读书。陈云倍加爱护合浦还珠的学习机会,学习更加刻苦,成绩一直金榜题名,从学校领回的各种奖状、证书贴满了舅外氏的墙壁。陈云终于以优良的成就从颜安小学毕业。

  1919年12月,为了生计,经班主任张行恭引荐,14岁的陈云离开故乡,去上海商务印书馆当学徒。他虽已失学,但是求学的动机、酷爱学习的心却从来没有摇动过。在学徒期间,除了沉重的劳动,不忘刻苦学习文化知识。据工友回忆,天天凌晨,天还没亮他就起身读书、写字、学英语;晚高低班后,回到宿舍也要读书写字到深夜,成年累月从未间断过。在党的地下组织影响下,他参加工人罢工,学习俄文,研读马列主义和苏联革命的提高书籍《共产党宣言》《辩证唯物论》《共产主义ABC》等。陈云经由反复比较,抉择共产主义作为自己毕生的斗争目的。20岁那年,在商务印书馆正式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当前,在长达70年的革命生活中,无论工作怎么忙碌,奋斗环境如许险恶,陈云都能想尽所有方法“挤”出时间保持读书学习。陈云“挤”时间自学的措施,得到毛泽东的赞赏。毛泽东说:“陈云同道有‘挤’的教训,他有方法‘挤’出时间来看书、来开会。”能够说,陈云是“挤”时光学习的典型。

  遵义会议之后,陈云冒着性命危险,肩负党中央的机密使命,穿梭1000多公里的封闭线到上海,再去苏联向共产国际汇报红军长征和遵义会议的情形。美满完成任务后,陈云留在莫斯科,进入列宁学院中文部学习。他如饥似渴地体系浏览了马恩列斯原著、学院编写的辅导教材,以及世界其余各国无产阶层革命历史的有关文献,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工农运动、阶级分析与阶级斗争等方面内容的阐述,取得学习“突击手”的名称。从苏联回到延安后,陈云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需要斟酌的问题更多,工作异样繁忙,但仍持续发挥“挤”的精力,毫不因工作忙而影响学习。

  新中国成破以后,陈云主持全国财经工作,非常繁忙,但他始终坚持着勤恳学习的精神,想办法“挤”时间读书。他认为:国家经济建设对我们来说是一项新的工作,我们需要尽力学习。我们从前熟悉的东西用完了,比方收公粮、收税,比较不熟悉或者根本不熟习的货色来了,所以必须好好地学习,不然就会出大乱子。陈云告诫领导干部:“要下信心学习。不学习,经济建设一无所知,那就搞不成。”“文革”时期,陈云下放到江西南昌“蹲点”考察,带了三箱书,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鲁迅等人的著作认真地看了几遍,联合他参加革命以来的阅历、实践中的一些经验,反复思考了国家经济发展中的重大问题。

  到了暮年,陈云仍然强调学习。1994年5月在生病住院期间,即使由于青光眼和白内障的影响,他也一早一晚通过收听播送新闻来关心党和国家的大事,关心改革开放的过程,适时提出看法和建议。

  陈云多少十年如一日,在繁忙的工作旁边,挤出时间读书学习。他把学习的重要性提高到党性的高度,以为学习是共产党员的义务,党员必需以学习为本分,必须坚固建立学习的理念。

  (二)

  陈云治学,强调学习哲学。他一生极为重视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学习哲学,可以使人开窍”,倡导“学好哲学,终身受用”。在长达70余年的革命生涯中,始终坚持并擅长把马克思主义基础原理同中国详细实际相结合,创造性地参加领导了革命斗争、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表示出了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的杰出智慧和领导才能。

  延安时代,陈云担负中心组织部部长。在毛泽东提倡下,陈云开端学习哲学。他说:“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同志倡导学马列著述,特殊是学哲学,对全党的思维进步、意识同一,起了很大的作用。毛泽东同志亲身给我讲过三次要学哲学。在延安的时候,有一段我身材不大好,把毛泽东同志的重要著作跟他起草的主要电报当真读了一遍,受益很大。”

  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之后,全党掀起了学习活动的热潮。为摸索在职干部学习理论的门路,陈云在中央组织部组织了一个六人“学习小组”,并由自己担任组长,认真研读马列经典著作和毛泽东的《抵触论》《实际论》等著作。他引导的学习小组前后不中止地坚持了五年。陈云言传身教,严于律己,带头坚持学习,从不因为本人工作忙而未实现学习小组规定要学习的章段。当年在中组部工作的王鹤寿回忆说:“陈云同志当时既是中央组织部部长,又要参加中央政治局各种会议和工作,当然是小组成员中最忙的,然而他素来没有欠读一章一段。”并回忆说有一位同志由于一个礼拜工作特忙,未读完划定的篇章页数,受到了陈云的严正批驳。陈云有时从书记处开会回来天已蒙蒙亮,但第二天依旧加入部机关的学习探讨。平时则是白天处置公务、上山搞出产,晚上在油灯下学习。曾经担任陈云秘书的余建亭在《向陈云同志学习什么》一文中指出:陈云在“延安时期,从不打扑克,也不舞蹈,一有空就看书学习,学习起来很认真。认真地读原著,认真地读参考书籍,认真地做笔记。学习中有不懂得的处所,就虚心向理论界的同志求教。”“一有空就学习,这已成为他终生不变的生涯习惯”。

  在延安,是一生好学的陈云学习播种最大的时期之一。陈云说,“这样系统地学了几年马列著作和毛泽东著作,对我很有辅助,从思想理论上把王明的一套‘打倒’了。”与日俱增的勤奋研读,使陈云可能灵敏地从经济与政治的角度纵观历史,认识世界。这为他坚持故弄玄虚和发明性探索供给了深沉的理论基本和宽阔的视线,使他在自己关注的范畴、关注的工作上,可以跨历史时期、跨社会轨制进行综合分析。陈云在延安一度兼任中央党校校长,在讲解党课时,都用最实际、最活泼的事例来印证理论,分析问题透辟,说理逻辑清楚,语言风趣生动。学生都认为,陈部长一定是哪所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系统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后,陈云总结出15个字:“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流、比拟、重复”。他说,前九个字是唯物论,后六个字是辩证法,总起来就是唯物辩证法。这成为陈云终生实践、毕生强调的领导原则和思想方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陈云仍旧一直提倡学习哲学。陈云说,“现在我们的干部中良多人不懂哲学,很须要从思想方法、工作方法上提高一步。”1981年3月,陈云对《对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定》起草组的同志说:“建国以后,我们一些工作产生失误,起因仍是分开了捕风捉影的准则。”倡议“在党内,在干部中,在青年中,提倡学哲学,有基本的意义……现在要抓,以后也要抓,要始终抓下去。”党的十三大前夕,陈云在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中,再次强调思想方法的重要性,他指出:“要把我们的党和国度领导好,最要紧的,是要使领导干部的思想方法搞对头,这就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当初我们在新的局势下全党仍然面临着学会应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态度、观点、方法剖析和解决问题这项最急切的义务。只有把这项任务解决好,才能承当起领导社会主义事业的重担。党的十三大后,陈云退出中央领导岗位第一线,但他仍旧判若两人地关怀并提示年青领导干部要在实践中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并用它来察看和处理问题。

  (三)

  陈云治学,对子女强调“读好书,做好人”。陈云一生热爱读书学习,常对孩子们说:我只有小学文化,小学毕业后就没有机遇再上学,所以盼望你们多念点书,有知识,有文化,好为国家多作奉献。

  从孩子们小时候开始,陈云就鼓励他们多看书、看报,拓宽知识面。他送给5个子女每人一本《世界知识年鉴》,让孩子们开阔视野,懂得世界各个国家不同的政治、经济、军事情况。陈元是陈云的宗子,受父亲的影响,他很早就开始看《参考新闻》。据陈元回忆,那时自己刚上初中,老是想晓得世界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一天静静地走到了父亲的办公室,自己坐在沙发上,拿起了父亲的《参考消息》。坐在办公桌前的陈云刚开始不清楚陈元在干什么,后来发明陈元坐在那里认真地看《参考消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给了儿子一个激励的眼神。从此以后,得到勉励的陈元每天只有有时间就会去父亲的办公室看《参考消息》。在北京郊区一所乡村中学教书的二女儿陈伟华给远在江西“蹲点”的父亲写了一封信,信中谈及了自己的学习欲望。一贯看重学习的陈云立即回信说:“我万分欢乐(不是十分、百分、千分而是万分),你要学习和看书了。”除了鼓励孩子们养成阅读习惯,陈云更重视领导孩子们怎样准确学习。陈云就告诫小儿子陈方要锤炼自己的思维方法。他提议:看消息报道的时候,要想一想这件事情将来可能会有什么发展,会有哪些变更。假如有前提的话,可以跟踪事件的发展,回想当初刚接触这件事时你对它的判定和理解,再将实际发生的情况跟你当时的断定理解做一个对照。在陈云看来,这样可以锻炼思维方式,对一个人如何考虑问题、认识问题是十分有赞助的。

  在5个子女的回想里,陈云即便在江西下放期间,依然坚持学习哲学:“我们去看他,他给我们讲得最多的就是要咱们认真读马列的书,读毛主席著作,学好哲学。”陈云一再向孩子们强调学哲学的意思:学哲学是一个人毕生中最重要的学习过程,一个人只有控制了好的思惟方式、好的工作办法,能力够做好事件。为了更加形象地阐明这个问题,陈云还和小女儿陈伟兰打起了比喻:学哲学就像扭秧歌一样。扭秧歌是往前走两步,往撤退一步,学习的进程也要进进退退、退退进进。只有这样,才干够把学习搞扎实。

  陈云治学,讲求学习方法。他把学习方法总结为读书要与怠惰作斗争;要定出一个切实的读书打算,照着去办,坚定不移;读书要学原著,一本书、一本书读懂的办法很重要;读书要做笔记;读书最好有个小组;学习实践必定要接洽实际等。

  为了号令家人学习,一个时期,陈云还将大家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家庭学习小组,专门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陈云的5个子女回忆道:父亲读起书来,如饥似渴,有时甚至到了拼命的田地,甚至因为工作和学习过于繁重、缓和而病倒过。父亲不仅自己放松一切机会读书学习,而且请求家里的每个成员都要抓紧时间学习。他提出用两年时间把《马恩选集》、《列宁选集》、斯大林和毛主席的若干著作再精读一遍,并愿望家里的人和他一起学。方法是先依照商定阅读的书目、段落疏散自学,而后应用每个星期天的上午集中到一起讨论,提疑难和发表学习心得。那次,母亲及当时在北京的几个孩子都被接收进这个“家庭学习小组”,就连两个女婿及我们的四姨也被他“欢送”了进来。在陈云的鼓励影响下,全家的阅读氛围浓重,孩子们都养成了热爱读书、学习马列理论、学习哲学的好习惯,这也成为陈云传给孩子们终身的财产。

  作者:徐建平  
【编纂:王诗尧】


友情链接:
浙江智工阀门科技有限公司